|新一代信息技術 信息基礎設施建設 互聯網+ 大數據 人工智能 高端信息技術核心產業
    |高端制造 機器人 智能制造 新材料
    |生物產業 生物醫藥 生物農業 生物技術
    |綠色低碳 清潔能源汽車 環保產業 高效節能產業 生態修復 資源循環利用
    |數字創意 數創裝備 內容創新 設計創新
    |產業資訊
    |地方亮點及地方發改委動態
    |獨家內容
    |雜志訂閱
    ?? 投稿
    您的位置:首頁 > 其它 > 獨家內容
    如何看待日本制鐵起訴豐田和寶鋼?
    2022-07-05 16:07
      洪詩鴻
      
      在日本緊密的供應鏈關系中,供應商向大客戶采取如此強硬的舉動,也實屬少見。此案件也一度引發世界鋼鐵行業的關注,其背后一方面蘊藏著日本高端鋼材生產的行業危機;另一方面也預示著在汽車供應鏈中,核心材料商的地位在上升。
     
      
      2021年10月14日,日本制鐵在日本國內提起訴訟,控告寶鋼股份侵害日本制鐵電磁鋼板相關專利,此款無取向電磁鋼是寶鋼供應給豐田汽車用于電動汽車制造,所以日本制鐵同時起訴了這兩家企業,并要求兩家企業分別給予200億日元的損害賠償。
      日本制鐵株式會社前身份為新日本制鐵與住友金屬工業,兩家公司于2012年10月1日合并為“新日鐵住金”,2019年4月1日改為現名;旗下擁有8座一貫作業煉鋼廠,粗鋼產量為日本第一,全球產量位列第五。
      另一方的寶鋼股份與豐田汽車,皆與日本制鐵有緊密的聯系。在寶鋼過去40年的發展中,自籌建伊始,便從日本制鐵(當時的新日鐵)引進生產技術與管理制度,并一直保持著密切的技術人員交流,雙方一直被視為是亦師亦友的關系,且寶鋼與日本制鐵在國內也仍然有著一些共同合作的項目。
      豐田汽車一直是日本制鐵的最大客戶,日本制鐵也是豐田的最大的汽車鋼板供應商;實際上,這款無取向電磁鋼也是豐田為了研制混合動力車PRIUS,邀請日本制鐵一起研發的。
      而在日本緊密的供應鏈關系中,供應商向大客戶采取如此強硬的舉動,也實屬少見。此案件也一度引發世界鋼鐵行業的關注,其背后一方面蘊藏著日本高端鋼材生產的行業危機;另一方面也預示著在汽車供應鏈中,核心材料商的地位在上升。
      
      如何看待日本制鐵此次訴訟?
      無取向電磁鋼的生產技術是本次案件的爭議核心,這種鋼材被應用于新能源電動汽車的馬達的生產制造,可以讓鋼材中的電子排列趨于一種均衡次序的狀態,使馬達在轉向過程中不會有特定偏向,以保持轉動的穩定。因此無取向電磁鋼也被認為是今后新能源汽車最核心的材料之一。
      目前在全世界范圍內,能夠生產無取向電磁鋼的企業并不多,國內以寶鋼和首鋼為代表的極少數鋼鐵企業,具有生產無取向電磁鋼的能力;日本則有日本制鐵、日本JFE,此外韓國的浦項制鋼也具備此產能。
      此前,日本企業的無取向電磁鋼材料在全世界占有的市場份額是最高的。在各企業研發此項工藝的過程中,也存在過相類似的技術專利的訴訟。
      2013年,韓國最大的制鋼公司浦項制鋼也開啟生產制造無取向電磁鋼產品,而浦項制鋼相關的生產技術,來自日本新日鐵的一名辭職員工。當時的新日鐵公司便控告韓國浦項制鋼侵權,因為事實充分,最后浦項制鋼承認了他們的過錯,并與新日鐵達成了諒解,支付了一定金額。
      那么本次日鐵公司對豐田和寶鋼的起訴,是否會像此前對韓國浦項制鋼的起訴一樣取得效果?——實際上,這次的情況有很大的不同。
      首先,韓國浦項制鋼的技術來源明確,是日本企業已經辭職的員工偷偷地將秘密轉移。而寶山鋼鐵的無取向電磁鋼的生產,則是由寶鋼自主研發,盡管其中可能涉及一些模仿,但這類行為非常難以界定。
      另一方面,還存在專利適用范圍的問題。日本制鐵關于無取向電磁鋼的專利,是在2000年在日本國內申請,適用范圍也僅限于日本國內。所以此次起訴,也僅是要求豐田在日本國內生產以及售賣的汽車禁止使用,并沒有提出寶山鋼鐵不得在中國進行生產的要求。
      日本制鐵決定起訴之前,拒絕了與寶鋼或者豐田進行協商溝通,并在沒有得到對方回應和舉證的情況下,便提起訴訟。
      然而要論證此案是否真的涉及侵權行為,可能需要花費很長時間,估計至少是1年甚至更久。
      案件的難點在于,無取向電磁鋼這類技術創新,主要屬于制造工藝上的改良,并不像普通的專利抄襲那樣,可以較為容易地進行判定。面對日本制鐵的起訴,寶鋼與豐田都予以否認。
      寶鋼股份在2021年10月16日的官方回應中表示:“我們認為,專利認定應當建立在雙方嚴謹、科學的技術交流和求證基礎上,對于日本制鐵單方面主張,寶鋼股份不予認同?!薄搬槍θ毡局畦F所提出的技術專利訴訟,寶鋼股份將積極應訴,堅決捍衛公司權益?!贬槍θ毡局畦F的指控,豐田則指出:第一,豐田所使用的無取向電磁鋼是從中國供應商獲取的,如果日本制鐵認為材料侵權,也應該是找供應商,而不是起訴使用商。第二,豐田在獲取寶山鋼鐵供貨的時候,已經向寶鋼做了核實,認為這些材料并不存在侵權。
      針對這個案件,日本國內很多觀察家也都認為,日本制鐵本次提起訴訟,其實勝算并不大。
      
      日本鋼鐵產業的危機感
      在法律爭議之外,則反映了日本鋼鐵行業的危機感。
      近些年,隨著日本的經濟轉型,鋼鐵行業已經被視為夕陽產業。尤其是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后,日本鋼鐵產量整體下降了24%,不得不關閉了生產高爐,大概有5萬名員工屬于停職待崗的狀態。因此對日本大型鋼鐵公司而言,眼下的經營壓力特別大,例如日本制鐵在世界排名便一直處于下滑狀態。
      此前,汽車鋼材的供貨,一直是日本鋼鐵公司很重要的營收來源。但隨著豐田等日本汽車公司在海外的競爭壓力的增大,豐田公司便要求日鐵等公司將一些鋼材生產技術轉移到海外的鋼鐵廠,以實現零配件供應在地化,降低生產成本。
      面對豐田的要求,盡管日本制鐵等企業極不情愿,但由于豐田是大客戶,他們不得不予以回應。日本鋼鐵企業的思路是,轉移部分技術,但是要將最高檔的生產線以及技術留在日本國內。這也是因為生產成本提高,日本國內的鋼鐵企業在價格上已經失去優勢,今后的發展方向也必然要著眼于特殊鋼材,亦即包括無取向電磁鋼在內的高端鋼材。
      市場競爭顯然不會依照日本鋼鐵產業設定的路徑來走。隨著寶鋼的快速崛起,它也開始在世界汽車鋼材市場中嶄露頭角。日本鋼鐵公司一直嚴防死守的高端鋼材生產領域,也開始被寶鋼追趕。
      2019年,豐田計劃在新能源汽車領域加大布局,希望日本制鐵加大無取向電磁鋼的供應,但由于當時日本制鐵在經營方面遇到問題,一時無法增加產能。于是豐田將目光轉向海外,最后新增加的需求,被寶鋼、首鋼和浦項制鐵所承接,其中以寶鋼的訂單量最大,這也是寶鋼首次拿下豐田汽車在日本的大訂單。因此從2020年開始,豐田在日本國內生產的汽車馬達、以及電動汽車的相關零部件,都開始使用寶鋼生產的無取向電磁鋼,這對整個日本的鋼鐵行業的沖擊是相當大的。
      正是出于對于產業未來的焦慮,所以日本制鐵公司此次選擇了“鷹派”做法,不與豐田打招呼,直接就將這兩家企業告上日本的法庭。據日本經濟新聞社的報道,日本制鐵的總裁橋本英二還對身邊的人說過“不能放過寶鋼”。究其本意,實際上是為了阻止中國鋼鐵企業在世界高端鋼材領域的進一步占領,并認為要先維護日本企業在本國高端鋼材領域的市場份額。
      
      從“市場換技術”到“市場練技術”
      日本制鐵起訴豐田、寶鋼這個案件,最后將如何收尾?首先,這類案件的裁判曠日持久,其次是很難簡單地分辨對錯——最大的可能性,是各方達成一種和解。日本制鐵此舉,其實是希望豐田公司能夠繼續在日本國內采購他們的電磁鋼。
      其實,豐田與日本制鐵仍然保持著供應鏈關系,而且以往大客戶的“絕對權威”,也顯示出現了松動。在2021年,日本制鐵受國際原料價格上漲影響,便向豐田提出了提高鋼板供應價格的要求,這種以往難以實現的要求,豐田此次卻極為難得的認可了,而且提價幅度在2萬日元/噸,應該是有史以來的第一次。
      由此也可以看出,隨著制造業分工細化和跨界合作,供應鏈中核心材料,零部件廠商的發言權在不斷提高。
      大多數的觀察也認為,案件和解最大的可能性,是豐田選擇向日本制鐵采購一定比例的電磁鋼,只要豐田妥協,日本其他的汽車公司,應該也不會拋棄他們。但是面對此案,豐田的反應尤為強硬,所以案件的走向暫時還不好估計。
      而對于寶鋼而言,影響應該不會太大,日本制鐵只是要求禁止其在日本市場的銷售,這方面可能暫時會受一些影響;但是在其他市場的生產與銷售,并不在此次日本制鐵的控訴范圍。
      從這個事件我們也可以看出,雖然中國汽車發展的30年,經常被詬病是“以以市場換技術”,但事實上,汽車產業是集群效果和供應鏈黏度很強的產業,中國的汽車零部件配套產業,外資的進入,對相關產業的發展和整體制造的技術提升也起了一定作用。
      以本文中的寶鋼為例子,在生產規模方面,2020年,以寶鋼寶山鋼鐵廠為核心的中國寶武鋼鐵集團,成為中國首個粗鋼年產量突破1億噸的企業,這個產量是日本制鐵的2倍以上,躍居世界第一。而在高端鋼材方面,寶鋼股份在2020年的無取向電磁鋼產量為271萬噸,取向電磁鋼產量為84萬噸,成為新能源汽車驅動電機用材的第一供應商,全球市場占有率30%,國內市場占有率60%。
      像此類技術突破的案例,對于我國經濟的轉型升級也具有重要的意義。一方面,增強技術研發、擴大高端產品的生產,既提升了產品的附加值,也提升企業的競爭力。另一方面,隨著未來新能源汽車時代的到來,我們需要逐漸形成成熟穩定的供應鏈,在新的行業趨勢下把握機會,在全球汽車市場占有一席之地。從“市場換技術”上升到“市場練技術”。進而在國際產業分工和產業鏈合作中提高中國企業的地位和發言權,也是抵御產業鏈脫鉤的根本之道。
      作者簡介
      洪詩鴻,日本阪南大學教授。
      END
      來源:本刊原創文章
    關注微信公眾號:

    官方賬號直達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招聘 | 廣告刊例 | 版權聲明

    地址(Address):北京市西城區廣內大街315號信息大廈B座8-13層(8-13 Floor, IT Center B Block, No.315 GuangNei Street, Xi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郵編:100053 傳真:010-63691514 Post Code:100053 Fax:010-63691514

    Copyright 中國戰略新興產業網 京ICP備09051002號-3 技術支持:wicep

    韩国成熟妇女爱爱片